黃崢剛過不惑之年,拼多多也來日方長,他做出如此大的決定,讓整個社會看到了再出發的人生。3月17日,拼多多黃崢辭任董事長。在黃崢辭任的同一天,繁星公益基金與浙江大學簽署了捐贈協議,推動浙江大學在生物、醫療、農業、食品等多領域交叉方向展開基礎研究及前沿探索。這個基金會,正是由黃崢及拼多多創始團隊發起并捐贈成立。第一期資助計劃是在三至五年向浙江大學教育基金會捐助1億美元,用于“計算+生物醫療”“計算+農業食品”和“先進計算”三個創新實驗室的科學研究項目。

黃崢的拼多多在2020年底的時候,年活躍買家數達7.884億,超越其他電商平臺,且公司市值達到1700億美元,而且與此同時,拼多多在公司增長及治理方面,還遠稱不上成熟,還有許多問題待解。這個緊要時間,黃崢辭任董事長,要去做科研,引發社會關注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過,筆者作為教學科研人員,對黃崢辭職去做科研,感覺是社會的另一種精彩。在過去的認知中,很多優秀的研究者在清貧或平淡之中堅守,取了巨大成果,讓世人欽佩不已。但從另一個方面來看,做學術研究是個奢侈事項,有錢有時間非常難得,不為稻粱謀者更可能靜下來心來深入慢慢鉆研。所以,拼多多的老板真要能夠坐冷板凳從事科學研究,在科學研究和社會價值引領上,都是正面現象,不僅給學術研究增添了新生力量,也給社會展示了人生的多樣性與豐富性。

黃崢剛過不惑之年,拼多多也來日方長,他做出如此大的決定,讓整個社會看到了再出發的人生:黃崢是黃崢,拼多多是拼多多,兩者的共同起始不代表必須綁定一生。對個人而言,生命和生活,都可以有另一種精彩;對社會而言,也是另一種精彩,另一種成功學的意向。更重要的是,黃崢辭職做科研,也表明了當代企業家對于科研的一種本能或自覺。技術總是走向更高能級、更高有序度、更低熵發展,從工業革命以來,整個人類文明經歷過的技術轉型次數并不多,這導致一些商業企業缺乏對整個技術發展進程的參與意識,因此在新技術爆發時,就被新技術企業拋在后面。直到經歷過了技術爆炸的時代之后,企業和企業家才有了這樣的“技術自覺”。不論對于企業還是對于社會,這都是有益的現象。

當然,未來的研究結果如何,現在還不得而知。黃崢自己也有清楚的認知,“成不了科學家,但也許有機會成為未來(偉大)的科學家的助理,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兒。”但筆者愿意期待在有朝一日,能夠看到繁星基金或黃崢的科研成果,除此之外,也期待有更多像黃崢這樣的明星企業家和拼多多這樣的明星企業,助力高校和科研機構,給中國的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提供更多資源,那么,我們將有取得重要成果的更多機會。當下的國際競爭之中,科學研究是重要基礎,中國力量在被世界越來越感知到之時,需要有實實在在的成果造福整個世界。

作者:任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