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很多年輕夫婦在要不要二孩的問題上依然猶豫。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建議男性陪產假不低于20天、將生育成本全面納入社會保障體系等涉及生育支持政策的議案提案不在少數,得到了網友們的熱切關注。

日前,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enjuan.com),對1938名80后、90后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48.0%的受訪者計劃要二孩,34.2%確認不要,11.4%還在考慮,6.5%已有二孩。照顧二孩沒人手、經濟壓力大是阻礙年輕夫婦生養二孩的最大阻力。

男性生二孩意愿高于女性,90后高于80后

今年34歲的戴喬陽(化名)有生二孩的打算,但近兩年不考慮,“老大現在上幼兒園,想等她再大些,不用我們怎么操心了。而且這兩年我的事業發展得還不錯,希望能多掙些錢,減輕未來經濟負擔,再迎接老二”。

受訪者中,6.5%已有二孩,48.0%計劃要二孩,34.2%確認不要二孩,另有11.4%還在考慮。交互分析顯示,男性生二孩意愿(53.1%)明顯高于女性(43.5%),90后意愿(54.1%)明顯高于80后(44.7%)。

“我們不準備要二孩。第一就是經濟壓力太大,每月還要還房貸。第二,兩頭的老人都幫不上忙,實在沒辦法騰出精力照顧兩個孩子。”北京市民王禾(化名)說。

今年32歲的常晶晶(化名)女兒一歲半,一直是奶奶在帶孩子,“帶孩子太累了,老人的睡眠、飲食都受到影響,但目前又沒有靠譜、便利、價格適宜的托育機構。加上平時生活和不低的教育開支,我們感到壓力實在太大了”。

89.1%的受訪者感到養育二孩壓力大。交互分析顯示,一線城市受訪者壓力最大(90.6%),其次是二線城市受訪者(90.5%)。80后(32.5%)高于90后(28.3%)。

年輕夫婦不準備要二孩的具體原因,照顧二孩沒人手(67.3%)最普遍,其次是經濟壓力大(61.7%)。

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賀丹分析,在政策放開之初,高齡產婦生育二孩的情況比較集中,出現一至兩年的生育堆積現象。等累積的二孩生育勢能釋放后,生育水平、出生人口規模必然回落。而且,從現實情況看,年輕一代普遍婚育延遲,不婚不育現象增多。一些己經生育一孩的家庭,因為沒人帶、養不起、精力不夠等原因,不敢生育二孩。

58.0%受訪者呼吁加大對女性勞動權益的保障力度

內蒙古的楊琦(化名)結婚一年了,近兩年沒有要娃的打算。她感到,生育孩子對女性就業影響非常大,很容易因此被替代或邊緣化。“希望國家能加強對女性就業權益的保障”。她還感到,目前社區醫院的兒科醫生資源缺乏,孩子生病就醫非常不便。孩子一有頭疼腦熱,家長都去大醫院掛號、排隊,“希望提升社區醫院的質量,重視兒科發展”。

華中科技大學社會學院教授石人炳表示,年輕人不愿意生孩子,除了經濟負擔、沒人帶孩子,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工作強度大、時間長,甚至有些公司對生小孩的員工施加有形或無形的壓力。對于員工合法權益保障,仍需要進行嚴格的要求。

賀丹表示,生育支持是一個系統工程。一是婚育觀念上的引導,比如,男女平等的新型家庭文化,爸爸也要承擔家務和撫養孩子的職責。二是經濟政策支持,幫助家庭減輕撫養負擔,如稅收減免,擴大免費、普惠的教育和基本醫療服務范圍,落實婦女生育期間的生活津貼、保障待遇等。三是社會支持政策,如方便可及的嬰幼兒照護服務,小學生課后托管服務,男女平等的就業機會,婦女生育后重返工作崗位的支持政策等。

讓年輕夫婦安心生二孩,58.0%的受訪者呼吁法律上加大對女性勞動權益的保障力度,56.3%的受訪者希望建立健全產假和育兒假制度。(記者 杜園春 王一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