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首得黃河灌溉之利的寧夏回族自治區被確定為先行區,力圖做出示范、創造經驗、打造樣板。

但就在寧夏上下齊心欲以“抓鐵有痕、踏石留印”的作風推進各項工作之際,一個在中衛市盤踞多年的企業,其涉嫌“過量開采、界外盜采甚至無證開采鐵礦”的行為不僅未得到遏制,反而以更加猖獗的姿態在“政策收緊期”對鐵礦進行采挖,有當地群眾戲稱為“抓鐵礦石有痕、踐踏生態留印”。

記者歷經兩個半月的臥底調查發現,在生態環境極度脆弱的寧夏中衛市,因古代銅礦遺址而聞名的照壁山,正在慢慢消失,目前盜采行為延伸到了內蒙古自治區。

一座山都快被挖“丟”了

中衛市是黃河進入寧夏的“第一站”,因此有“天下黃河富寧夏,首富中衛”之說。中衛北部山區是黃河沖積平原向騰格里沙漠過渡地帶。這里雖然礦產資源豐富,但生態環境卻極度脆弱,喬木和灌木在這里很難正常自然生長,只生長沙蒿、貓頭刺等植物,覆蓋率不過15%的植被,即使在夏季也較難形成大面積連片綠色植被。

從這里穿過的“鎮照公路”可直達內蒙古阿拉善盟,在公路左側就是因古代銅礦遺址而聞名的照壁山。正面看去,山形可辨??缮胶髤s觸目驚心:劈山而開的公路交錯蜿蜒,一個又一個巨型礦坑像鬼怪的血盆大口,成堆的鐵礦石塊和粉綿延堆砌,煙塵彌漫、滿目瘡痍之下,大片的山體竟已不知所蹤。山前大致完整的輪廓像一塊山形板遮住了后面丟失山體的部分。有群眾驚呼:“照壁山丟了。”

記者2020年11月來到這里采訪,在長達兩個半月的時間里,眼見照壁山日漸縮小。記者曾親眼看到:半山腰,一臺大型挖掘機扭動著屁股挖個不停,山下一輛裝載機在鐵礦石堆間穿梭,10多名工人徒手選礦,一輛越野車揚起灰塵停在工棚邊,而一頭麋鹿卻向遠方退卻,消失于曠野。

與此同時,中衛麥垛山區域的鐵礦也在被大量采挖。此地鐵礦埋在低丘沙層下幾米至十幾米深,出產的部分礦石品位甚至高過澳大利亞進口鐵礦石。為躲避執法,這里挖礦和拉礦都選擇在晚上進行。夜幕降臨,大型挖掘機便開始工作,大塊的鐵礦石被掀起來,一輛接一輛的大型貨車將鐵礦石運走。

由于過量采挖,沙丘上深壑縱橫,在黃河流域留下一道又一道無法愈合的創口。

這里的高品位鐵礦石每噸可賣400多元。而鐵礦粉是高標號水泥的必需原料,市場價每噸也在50至140元之間。

在中衛市沙坡頭區甚至滋生了鐵礦石存儲、加工和銷售的地下黑市。記者曾在深夜里跟隨拉礦車輛,駛進中衛市沙坡頭區鎮羅鎮工業園區。這里至少有三個存礦點。一名為“盧四”的販礦人儲礦最多,他的儲存地鐵礦石塊和粉渣堆成一座座小山,有的有五六萬噸之多。

在麥垛山區域,記者還發現一個數十萬噸的鐵礦粉堆,隱藏在一個“山龍肉牛養殖專業合作社”里。合作社負責人稱,他的鐵礦粉不賣給外人,全部供給當地一家水泥廠。

記者甚至在幾十公里外的內蒙古阿拉善盟孿井灘生態移民示范區內,找到了一個存有大量鐵礦石的礦場。

以采礦證作掩護 以“恢復治理”當幌子

到底什么人在挖鐵礦?記者調查發現,在那里開采鐵礦的主要有幾名當地老板,被當地人稱為“四大金剛”:李萬林、王國忠、杜永忠和吳占偉,他們都有自己的開采隊伍。

這些大規模采挖鐵礦資源的實體或個人是否有合法合規開采證照?種種線索的焦點都指向了寧夏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寧鋼集團)及其關聯企業。

寧鋼集團成立于2009年6月,是寧夏最大的現代化鋼鐵企業,占地3300畝,由寧夏昊豐偉業鋼鐵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昊豐偉業)和其實際控制人曹廣江共同出資組建,號稱投資13億元。

雖然曹氏企業的主體業務越來越側重寧鋼集團,但2004年成立的昊豐偉業一直存續運營,并拿下了中衛北山兩個鐵礦開采許可證,以此開采部分鐵礦石供應寧鋼集團。

當地“四大金剛”的采挖鐵礦生意,均是圍繞昊豐偉業的采礦證而設計的——他們直接或間接與昊豐偉業簽訂了采礦合同或礦坑“恢復治理”協議。

根據寧夏回族自治區自然資源廳在網上公布的情況,昊豐偉業的兩個采礦證首次取得時間均為2009年10月,一共所載4個采礦區塊。其中北山鐵礦1-3區塊證號為C6400002010022130055552,有效期至2019年12月2日;北山鐵礦4區塊證號為C6400002010022130055553,有效期至2021年12月2日。

天眼查顯示,由昊豐偉業和曹廣江共同出資成立的內蒙古阿拉善盟華隆礦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華隆公司),還擁有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左旗騰格里道玉濟敖包鐵礦的探礦權。

《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獲悉,早在2013年3月,昊豐偉業就與李萬林簽訂了一份照壁山區域的《礦山探采承包合同》,標明坐標是北山一區塊的位置。李萬林自己講述,他還為此交了2000多萬元承包費。合同中,昊豐偉業把礦山承包給李萬林開采,讓其承擔開采的設備、技術及勞務費用支出,同時還要求其“獨立承擔一切風險責任”,包括“礦區生產和運輸作業中發生的一切傷亡事件。”

雖然采礦證上3個區塊每年采礦量總共核定為2萬噸,但為滿足寧鋼生產所需,昊豐偉業卻要求僅一區塊每年就要向其交付10萬噸鐵礦石,而且品位在40%以上,如果達不到,則“應向甲方承擔按每噸300元計算的違約金。”知情人描述,如果不超采甚至是盜采,根本完不成合同任務。

合同中對低于40%品位的鐵礦粉也要求運至昊豐偉業的選礦廠精選。“乙方不得將所采鐵礦石、礦粉(渣)以任何方式轉移給甲方以外的第三方,必須全部交給甲方”。

昊豐偉業以“收購”的方式獲得乙方挖掘的鐵礦石,具體價格臨時商定。雙方不顧采礦證的年限限制,自行約定合同長期有效:“直到礦區范圍內的鐵礦石采完為止。”

昊豐偉業還分別與王國忠和杜永忠就麥垛山區域的不同采礦點,簽訂了相似的《礦點礦渣、粉銷售及礦坑恢復治理協議》。協議中昊豐偉業不但不給乙方治理費用,還要求和承包人分享礦渣、粉的銷售利潤,令其將費用“繳入甲方公司財務”。

承包采礦權的乙方靠什么獲利?合同中默許承包方在繳納“恢復保證金”15萬元后可繼續采礦。

合同顯示,昊豐偉業把恢復治理的責任推給了承包方:要求其“嚴格按照《礦山地質環境保護與恢復治理方案》施工、回采、回填和邊坡修復,滿足相關部門驗收要求。”

吳占偉則通過與合伙人杜永忠簽協議的方式,間接參與到礦產開采生意中。

記者調查發現,雖然有采礦證作掩護,但相關企業和個人仍涉嫌越界盜采和過量開采。

記者與一家測繪公司一起對照壁山上的7個采礦點進行了選址測量,勘測定界技術報告顯示,“開挖塊區與原坐標區域嚴重不相符”“現開挖面積離原礦區坐標點距離為540米。”這說明,采礦許可證所示范圍,并不在照壁山。自然資源部全國礦業權人勘查開采信息公示系統中的地圖,也證實了采礦許可證的范圍不在照壁山,而是附近。因此有群眾稱“寧鋼集團留著自己的礦,挖著國家的礦。”

據知情人揭露,曹廣江實際控制的華隆公司雖然只擁有內蒙古境內一處鐵礦的探礦權,但在2013年左右,曾有人在那里把守挖掘鐵礦,挖出的上百萬噸鐵礦不知運往何處。

昊豐偉業在中衛北山有兩個鐵礦開采許可證,一個年開采規模為2萬噸,一個為6萬噸,年開采規模合計為8萬噸。兩證設立時總儲量只有48.5萬噸,但多年來的開采總量卻大得驚人。

一測繪公司現場測量后,分別給出了麥垛山、照壁山兩區域鐵礦被挖走的采礦土方量,這兩個地方的總和約為680萬立方米。當地一位業內人士給記者推算,這680萬立方米礦土含鐵礦石約為1000萬噸。這些量如果嚴格按采礦許可證限定每年只可挖8萬噸,需要挖約120多年。記者了解到,昊豐偉業在中衛北山有兩個鐵礦開采許可證,都是在2009年通過拍賣取得,至今只有11年時間。

一位知情行業管理人士認為,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含鐵量高的鐵礦石還是含鐵量很低的鐵礦粉,都被拉走了。即使含鐵量很低的鐵礦土,也是很好的建材原料。

寧鋼集團宣稱,現有鐵礦石貯藏量達1.5億噸,建設有3個選礦廠,年生產鐵精粉能力為60萬噸。而據專業人士根據金屬平衡理論測算,出一噸鐵精粉,需要品位35%的鐵礦石原礦1.83噸。

此外,該測繪公司現場測量顯示,內蒙古道玉濟敖包鐵礦被挖走的采礦土方量約500萬立方米。昊豐偉業關聯方華隆公司只擁有道玉濟敖包鐵礦的探礦權,并無采礦權證,按照規定,只有探礦權不得開采。

政府部門回應:涉事企業在被罰5萬后系“正常開采”

記者調查了解到,為躲避執法檢查,盜采者在中衛北山自行組織了一支由多人組成的礦山執法隊伍,他們自稱為“礦山安全監督員”,包括范某華和李某紅等人。這些人有權進入礦點對承包人的行為進行檢查,遇到可疑人物,將被這些人“執法”。

有關企業是否對礦山進行復墾?昊豐偉業做了兩個礦區的礦山地質環境保護與土地復墾《方案》??捎袠I內人士指出,根據2014年出臺的《礦產資源開采登記管理辦法》,編制土地復墾方案是申請采礦權或延續采礦權的前置要件,昊豐偉業這個復墾方案,就是為延續采礦證而做,并非真的要保護礦山和土地復墾。果然,清晰表明要繼續開采北山鐵礦的《方案》,也順利通過了中衛市自然資源局組織的“專家評審”。

中衛北山的鐵礦涉嫌被過量、界外盜采甚至無證開采,當地政府監管部門是否知曉?

中衛市自然資源局副局長祁少波表示:中衛市北山有四個鐵礦采礦區,對于照壁山區域的一采區,從2009年設礦到現在就沒開采過,2019年,一采區被劃在銅礦文物遺址保護區內,鐵礦也就關閉了,二三采區,因為中衛工業園區擴建占用了礦區,所以從2013年到現在也沒采。

祁少波補充說:麥垛山區域的第四采區有10個采礦點,2019年發現其中一個采礦點發生了越界開采,當時對昊豐偉業罰款5萬元,責令其恢復治理;目前第四采區屬于“正常開采”,另外他們也接到了群眾舉報,將會同上級部門聯合調查。

中衛市自然資源局局長姜守清曾在2020年11月對記者介紹:因中衛要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先行市,已爭取資金對遺棄礦山進行修復,過去的一些廢棄礦山已經全部關閉,“現在礦山沒開,也不存在盜采”。

寧鋼集團董事長曹廣江對記者回應稱:集團有中衛市北山鐵礦采礦權,但至少六七年沒采了,也未承包給別人;至于內蒙古自治區界內的鐵礦,“證是從別人手里買過來的,被挖走的鐵礦也是此前別人采的”,他記不清是探礦證,還是采礦證。

2021年1月,在寧夏中衛采挖鐵礦的行為延伸到了內蒙古自治區。在內蒙古阿拉善盟騰格里經濟技術開發區額里斯鎮,多年前遭受盜采的痕跡還清晰可見。此次有人指揮著多臺挖掘機和鏟車在挖掘鐵礦。采挖使原來的礦坑增大,平整的沙丘再次遭到“開膛破肚”。天眼查和全國礦業權勘查開采信息公示系統顯示,這里僅有探礦權。

記者發現,這次跨省(自治區)挖掘鐵礦依然是打著“治理”的旗號。早在2020年10月,華隆礦產就給阿拉善盟騰格里經濟技術開發區自然資源局遞交了《關于對騰格里道玉濟敖包鐵礦詳查探礦權遺留地質環境問題進行治理的請示》。在一份華隆礦產給特莫烏拉嗄查委員會的請示上,有負責人不具名批示“同意復坑,不得破壞周邊植被”。

令人意外的是,超挖甚至是盜采情況下,昊豐偉業的采礦許可證還是再次得以延續?!督洕鷧⒖紙蟆酚浾甙l現,昊豐偉業在自然資源部全國礦業權人勘查開采信息公示系統中的信息在2021年1月得以更新,本來在2019年12月就到期的中衛北山1-3區塊采礦許可證,有效期變成了2021年12月。記者 程子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