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廣州市教育局發布的一則消息備受關注,時隔16年,廣東廣雅中學本部校區復辦公立初中。2018年,華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復辦初中,今年也將迎來復辦后的第一批初三畢業生。近年來,廣州多所公辦名校陸續恢復初中部。不僅在廣州,這一趨勢,同樣發生在其他省市曾經歷初、高中分離的名校身上。

曾經這些名校撤銷初中,是為了滿足必須是獨立普通高中這一申辦國家級示范性高中的條件。與此同時,則是民辦中學在各地的興起。在很多地方還出現了“名校辦民校”的情況。民辦中學借助公辦名校的師資支持,并享有一定的招生特權,可以進行跨區域掐尖,從而依托好生源不斷提高升學率。在一些地方,這些“民辦學校”一度成為了優質教育的代名詞。

一方面是名校陸續取消初中辦學,直接減少了公辦初中優質學位,加劇了“小升初”擇校熱;另一方面則是民辦初中異軍突起,導致“公退民進”,并誘發了民辦擇校熱。一些民辦學校面對火熱的報名情況,采用筆試、面談等方式層層選拔學生,又進一步加劇了家長的育兒焦慮,加重了學生的負擔。公辦民辦學校的生源不平等,進一步強化了民辦學校的優勢,從而形成了民辦初中更強、公辦初中更弱的惡性循環。

近兩年,為了緩解民辦擇校熱,旨在取消民辦學校招生特權,讓公辦民辦學校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競爭的“公民同招”逐步在全國推行,其政策效果正在逐步顯現。2020年3月,江浙滬三地同時發布義務教育階段招生入學新政,在小升初階段全面落地公民同招、民辦超額搖號。當年上海有22.73%的民辦中學正好招滿或沒有招滿,杭州市的變化更為明顯,65所招生的民辦初中只有24所報名人數超過招生計劃數。

要看到家長們的擇校需求,尤其是一線城市家長的需求,主要源于城市優質教育資源的供給不足、分配不均。推動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政策以及“公民同招”,是從招生政策改革入手緩解擇校熱,但想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還必須大力擴充優質教育資源。而公辦名校復辦初中,能夠快速增加公辦優質學位、優化優質教育資源配置,緩解擇校熱。同時,公辦名校復辦初中,也能大大減輕家長的經濟負擔,是確保義務教育公益性、均衡性的必要之舉。

在巴西等拉美國家,基礎教育階段的民辦學校成為優質學校的代名詞,高收入家庭對其趨之若鶩,而公辦學校則辦學質量底下,成為低收入群體的無奈選擇。我國基礎教育的發展必須努力避免“拉美化”陷阱,這就要求辦好公辦教育,尤其是公辦義務教育。公辦名校復辦初中,將由政府承擔舉辦高質量義務教育的責任,從而確保義務教育的公益性、普惠性。

(記者 楊三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