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規模是城市集聚和輻射能力的體現,也是當前城市競爭的一大基礎。近期,南京、濟南等多個大城市都提出,“十四五”期間人口將達到千萬級以上。

多個大城市人口將超千萬

近期公布的《南京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十四五”時期,南京目標常住人口突破1000萬。

作為第二經濟大省的省會,南京的人口規模偏小。根據2019年南京統計公報,當年末全市常住人口850萬人。

而在目前四個新一線龍頭城市中,成都總人口為1658.1萬人,武漢為1121.2萬人;同處長三角的杭州,2019年人口增加了55.4萬人,增量位居全國第一,總人口首次突破千萬大關,達到了1036萬人。

此外,包括鄭州和西安這些新一線城市,總人口也都超過了千萬。2018年鄭州常住人口增長25.5萬人,常住人口總量突破千萬大關,這也是鄭州連續8年常住人口增量超過15萬人。同一年,西安全市常住人口達1000.37萬人,比上年末凈增加38.7萬人。這與近年來西安大幅放松落戶條件吸引人才,以及2017年西安代管西咸新區都有關。

當然,南京總人口較少,與南京總面積較小有關。南京的地域面積僅6587平方公里,遠低于武漢、成都、杭州、西安、鄭州等城市。此外,南京早已實現“無縣化”,沒有下轄縣市。

做大人口規模,有利于南京提升首位度,以及對周邊地區的輻射帶動能力和競爭力。近年來,南京經濟快速發展,數據顯示,2019年位居第11位的南京,2020年實現GDP14817.95億元,繼2016年首次進入萬億俱樂部后,又首次躋身全國十強之列,實現了新突破。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對第一財經分析,近年來,隨著科技創新成為發展的基本動力,大學、科研機構、文化基礎設施集聚的城市,既有的技術資源、科技基礎優勢得以發揮出來。南京高校實力雄厚,近幾年其科教資源優勢得到充分發揮,大力打造科創名城,發展新興產業。

天眼查數據顯示,2016~2020年的五年間,南京企業年度注冊增速始終穩定在12%以上,近三年增速均高于深圳、上海和北京三個城市。隨著產業快速發展,南京的首位度和競爭力也在不斷提升,人口集聚速度也將加快。

南京之外,濟南市也提出,“十四五”期間,常住人口規模達到1000萬人,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77%,經濟和人口承載能力顯著增強,成為黃河流域核心增長極。

青島2019年常住人口為949.98萬人。青島的“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要強化人口發展戰略地位和基礎作用,實施更加積極的人口集聚策略,適度擴張,持續推動人口規模壯大。到2025年,常住人口達到1100萬人。

中部地區經濟總量第二大市長沙市也提出,到2025年,市域常住人口突破1000萬人。

此間的一大背景是,隨著2019年我國城鎮化率突破60%,我國的城鎮化將逐漸進入下半場,進入二次城鎮化階段。相比一次城鎮化過程中人口由鄉到城的流動,二次城鎮化是城市之間的流動,由中小城市向中心城市、大都市集聚。

在這個過程中,北上廣深之后,眾多新一線、強二線城市都在通過放開放寬落戶門檻、發布人才政策,爭相吸引人才,加快做大做強城市規模和平臺。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發認為,新一線城市爭相吸引人才,一方面是城市產業的轉型升級和向高端化發展都需要人才;另一方面,通過加快吸引人才,可以做大城市規模,提高城市競爭力。青年人才是消費、創新創業和就業的主體,有年輕人的城市才有未來。

放寬外圍區域落戶

值得注意的是,從去年以來,多個超大、特大城市紛紛放寬了遠城區落戶門檻。

2月18日,南京市政府辦公廳公布的《關于進一步推動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的實施意見》提出,全面放寬浦口、六合、溧水、高淳區城鎮地區落戶限制,對持有上述四區居住證、繳納城鎮職工社會保險6個月以上的人員,即可辦理落戶。

3月15日,青島市政府發布了《關于進一步深化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繼續放寬中心城區落戶政策,中心城區落戶政策實施范圍為市南區、市北區、李滄區、嶗山區。

即使是廣州這樣總人口超過1500萬的超大城市、一線城市,也在放寬外圍區域落戶門檻。去年12月,廣州發布《廣州市差別化市外遷入管理辦法》,準備在白云區、黃埔區、花都區、番禺區、南沙區、從化區和增城區7個區實施差別化入戶政策。

放寬遠城區落戶門檻,順應了人口向一二線城市新城區集聚的態勢,也有利于大城市發展先進制造業。尤其是當前先進制造業主要在新城區、遠城區,先進制造業發展需要更多的技能人才,外圍城區放寬落戶門檻,有利于技能人才落戶,帶動制造業發展。

牛鳳瑞說,工業化本身需要依托于城市,工業化是城市化的動力,但是城市化也是工業化的依托。大城市中心城區主要是發展商貿、高端服務業、生產型服務業,而制造業占地面積較大,放在新城,可以和主城區的服務業結合起來,實現資源的合理配置?!咀髡撸毫中≌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