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中考還有一個月,一些消息早已在家長圈里刷屏——“一半學生上不了普高”“中考的激烈程度快趕上高考了”,這些傳言令家長們擔心不已。那么,各地普通高中的錄取比例實際處于什么水平?孩子們進入普高的機會,到底是在增多,還是在減少?家長們該如何看待這個問題?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梳理。

據記者了解,相關政策背景是,2017年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下發《高中階段教育普及攻堅計劃(2017—2020年)》,其中的五大目標之一就是“普通高中與中等職業教育招生規模大體相當”。

目前,高中階段教育包括普高和中職,中職又包含職高、中專和技校。按照國家相關政策,非義務教育階段的高中教育,應該實行普職分流并保持普職比例相當。“大體相當”并不是要求嚴格按照1:1比例招生,可根據實際情況作出調整,但不能太過偏離。

現實情況遠比統計數據復雜:在一些大城市,沒有當地戶籍的外地學生,在上完初中后,往往會返回原籍就讀高中。職高、技校、中專這三類學校還招收了很多在職培訓人員,承擔了下崗工人再就業、農民工培訓等職責。在統計口徑里,這些人都被算進了分母。也就是說,國家要求的普職“大體相當”,實際上是把成人中專和培訓生源等都計算在內,并不只包括初中應屆畢業生。

《中國教育統計年鑒》數據顯示,從全國范圍來看,自1990年開始,普高學生占高中階段教育在校生的比例為50%左右;2016年開始,普高學生占比逐漸增加,這幾年基本都維持在60%以上。

再從各省份的錄取率來看,2019年北京普高招生51403人,中職招生12578人,普高錄取比例為80.34%,為全國最高。同樣是2019年的普高錄取比例,天津67.66%,上海61.27%,吉林77.36%,江蘇64.56%,貴州67.75%,廣東67.01%,青海、安徽比例最低,但都超過了55%。大部分省份保持在65%左右的水平。

而且這些年來,普高的錄取比例變動并不大。2017年至2019年,各省普高錄取比例基本保持穩定,大部分省份的增減均在2個百分點左右,沒有出現過大幅度變動。“中考淘汰率激增”純屬危言聳聽。

事實上,這些網絡不實消息每年都會出現,“新瓶裝舊酒”,一次次加劇家長焦慮。湖南長沙教育部門2018年就曾發文澄清,相關網帖“概念混淆”,長沙城區的普高錄取比例一直在60%左右,且近三年略有增長。

另一方面,在發達地區,中職的招生比例正在持續走低。顯而易見的原因是,當地產業經濟發展對人才的需求已經高端化了,市場不再需要那么多的中職畢業生。江蘇、海南等地為中職學生提供新的學習機會,把一些學生送入大專院校,開展“3+3學制”探索,意圖“延長”中職學生受教育年限,提高受教育水平,這就是最好的印證。

南京大學教育經濟與管理研究所副所長宗曉華認為,普通高中和中等職業學校只代表人才培養的不同路徑,是開發每類人才特長的必要分工,而不應成為人才篩選和分層的標簽。(記者 陳 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