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居住的小区距钓鱼台国宾馆东门也就200米,一路之隔。因为部队大院不挂招牌,所以不管是打的还是向来访的朋友介绍住址,总习惯说“就在国宾馆钓鱼台边”。如此说法,倒不是拉大牌吹牛,实在是因为钓鱼台名气太大,说钓鱼台简单明了,北京人哪有不知道钓鱼台的。

与钓鱼台为邻,便有了故事。许多在别处听来异常新鲜的事,在我们这就像家常便饭。比如每天新闻联播播出的外交大事,某国家首脑到访啦,某国际组织在钓鱼台举行会议啦,国家领导人在钓鱼台接见某总统啦,等等,我们或许在门口散步时就能看见那些浩荡的国宾车队,便习以为常了。

对初到北京的人,如果碰上这些重要新闻事件,在他们眼中何尝不是一道异常壮观的风景。你看,国宾未到,着装整齐的警察便提前清道,随后武警战士迅速布哨于道路两侧,年轻帅气的士兵们腰杆挺得笔直,让人感觉分外肃穆庄严。几分钟或十几分钟后,随着警灯闪闪,浩荡的车队匀速驶来。前边的警卫车到了国宾馆门口,快速而整齐地分布于路口四角,这不仅是为了安全,更是一种礼仪。而后,国宾车进入国宾馆大门。就在国宾主车进入大门的瞬间,警卫礼兵那洪亮的声音和极其标准的致敬礼,数百米外都清晰可辨,其威武其庄严,观之激动。这严格的礼仪每一步都代表着一个国家的门面。正是在这里,我们近距离地见过撒切尔、老布什、小布什、克林顿、叶利钦、普京、梅德韦杰夫、默克尔等外国政要的车队。

一般来说,外事活动中外记者都可以进入国宾馆进行采访。但也有特殊的时候,比如历次关于朝鲜问题的六方会谈,就不允许记者采访。于是国宾馆门口的那条马路两侧,中外记者们摆开了“长枪短炮”的阵势,有时候甚至有人在马路中央争抢最佳位置。如果主办方不发布新闻画面,当晚世界各国关于六方会谈的报道,配的几乎清一色是车队驶入国宾馆的画面。

作为住在钓鱼台边的人,可不能只当看“风景”的看客。外宾来到北京,每一个北京人都该有主人翁的观念,时时处处必须有国家大局观和外交意识,个人的利益必须无条件服从于国家外交需要。这句话可不是空说,比如,住在这样的地方,交通管制、清道封路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即使我们的交通管理极为高效,我们也得为国家外事活动留出足够的时间,做出必要的牺牲。

于是,许多场景给我们这些钓鱼台的邻居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比如道路管制十分钟八分钟尚可,稍微一长,有的行人便耐不住性子了,开始发几句牢骚话。这时候,我们就常常能听到同样等待的市民婉言相劝,什么是国家大事,这就是国家大事,要知道,咱可是红墙下的北京人,要有点“红墙意识”。

那年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时,我晚间散步正好赶上三里河封道,在路口,碰上北京西城的一家四口驱车赶往西客站乘火车,恰恰堵在月坛北街由东向西的道上,几百辆车排成长长的队,等待普京车队通过,后退不得前进不了。无可奈何的等待之后,耽搁了火车。让人感动的是,当警察向这一家表示歉意时,这家人毫无怨言:“没关系,我们去退票改签就是,谁让我们是北京人呢?”

“谁让我们是北京人呢?”这句话说得多好啊!它表现的是一种胸怀。北京人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生活在红墙之下,就该树立“红墙意识”,就该有大局观,就应该时时处处想到我们代表着国家的门面和窗口。作为共和国的首善之区,就该在文明礼貌上力争成为全国的标杆,做一个文明的北京人,这是必须有的一种文化自觉。许多人常说,北京人关心政治,都特别能说,连出租车司机都懂国家大事。记得有一年一支部队在北京执行换防,临撤防时我去这支部队采访,问对北京有何印象,几个战士都非常认真地告诉我,北京人都讲政治,街头戴红袖箍的老太太水平都超过了我们的指导员。这听来似乎带有笑谈的话,却让人感受到了北京人对国家的热爱,对政治的关心。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正是有了那么多热爱国家的人民,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

钓鱼台不仅有诸多故事和人文景观,还是一道独特的自然景观。且不说钓鱼台里那些酷似江南小桥流水的布局,那些代表国家水平的亭台楼阁,单说钓鱼台外,就格外引人注目。新中国建立初期,钓鱼台的东墙外从北到南种下了整齐的银杏树,几十年之后,这些银杏树长成了参天林木。每当寒霜初降,这道长达一公里多的银杏林,变成镶嵌在国宾馆外的黄金玉带,成为北京远近闻名的一道美丽风景。秋日一阵风吹过,落叶纷纷潇潇下,半尺厚的金黄树叶堆满林间道,总会吸引无数摄影爱好者。

钓鱼台,一个展示中国外交和国家文明程度的窗口,一条连结中外友谊的纽带,一个展示北京人“红墙文化”的平台。作为钓鱼台边人,我们透过这个窗口,看到的是国家在世界的地位,看到的是世界聚焦中国的目光,看到的是人民向现代文明迅速迈进的脚步。

站在钓鱼台边,我们为国家和人民自豪。(作者陈先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