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的陽光下,春風拂過,片片粉色從枝頭翩然飄落,人行道上漸漸織起令人心醉的花毯……去年4月中旬,作為上海首條嘗試“落櫻不掃”的道路,楊浦區的江灣城路(殷行路至清波路)暫時調整清掃保潔模式,發揚城市治理的“繡花針”精神,用落英繽紛的晚櫻景觀“留住”了春天,更溫暖了每一位市民的心頭。

這一做法深受好評,今年將在全市復制推廣。3月8日,上海市綠化市容局宣布,今年春天將有5條道路實行“落花不掃”,理想狀態下,這些道路的“花毯”總長可達3300米。

“落花不掃”并非完全不掃

這5條“落花不掃”道路均為種植櫻花的市級林蔭道或綠化特色道路,分別為:浦東新區的新躍路(洲海路至園三路)、寶山區的永樂路(永清路至寶東路)、松江區的濱湖路(新松江路至文翔路)、楊浦區的江灣城路(殷行路至清波路)、靜安區的永和東路(廣延路至平型關路)。

其中,新躍路、永樂路、永和東路3個相關路段種植的櫻花為中櫻品種的染井吉野櫻,3月下旬花期進入尾聲時,將率先實施“落花不掃”;濱湖路和江灣城路相關路段種植的櫻花為晚櫻品種的關山櫻,預計4月上旬花期進入尾聲,因此將延遲至4月上旬才開始“落花不掃”。

“落花不掃”其實借鑒的是此前同樣深受好評的“落葉不掃”。

2012年底,閔行區環衛部門最早試點在莘凌路保留落葉,為市民和攝影愛好者保留天然美景,贏得一片叫好聲。

從2013年起,上海綠化市容部門也開始嘗試在部分道路上施行“落葉不掃”。去年11月,全市已有多達41條“落葉不掃”景觀道,在深秋的最后一小段時間里為市民游客保留一片片五彩斑斕的落葉地毯。

和“落葉不掃”相同,“落花不掃”也并非完全不掃。天氣晴好時,道路保潔人員只會每天傍晚對“落花不掃”道路進行普掃,其余時間保留花毯。

同時,保潔人員落實“一路一策”,采取吹風機作業、撿拾保潔等精細化作業方式,撿拾隱匿在落花中的煙頭、紙屑、塑料袋等垃圾,使落花景觀更加“純粹”。

如遇風雨天等特殊情況,為保障行人通行安全,“落花不掃”將暫停,道路將進行全面清掃保潔。

“不掃”比掃更有講究

楊浦區的江灣城路(殷行路至清波路)是上海首條櫻花市級林蔭道,700米道路兩側的人行道和非機動車道隔離帶內種植有264株晚櫻‘關山’。

清道員彭偉強告訴記者,關山櫻的花期一般在3月底或4月初,相比枯枝落葉,花瓣清掃起來難度更大:剛飄落時,容易隨風起舞,捉摸不定,想用掃帚掃成花堆是門技術活;到了“落花不掃”期間,萬一保留在路面的花瓣吸收了濕氣或沾了泥土、水,則會粘在路上,不用鏟子去摳,大部分花瓣面對掃帚時動也不動。

此外,使落花景觀更加“純粹”,清道員們要不停彎腰到花瓣里挑出垃圾;讓落花景觀更美更均勻,他們還得把多余的花瓣掃去“支援”花瓣稀少的地方。

雖然不掃比掃更累,但彭偉強卻沒有怨言:“去年試了十幾天,路人那個高興啊,我現在想起來,也會跟著樂,就覺得這個事做得太有意義了。”

美麗的落花景觀,離不開環衛工人的辛勤付出,更反映出一座城市精細化管理的水平。除了保潔方式大有講究,落花美景背后還隱藏了許多綠化領域的“繡花功夫”。

“美景一半靠保潔,一半靠養護。平時善待它們,它們就會用美景來回報。”楊浦園林綠化建設養護單位的專家告訴記者,櫻花屬于比較嬌貴的樹種,不太能夠適應上海的氣候水土,所以平日養護方面都格外注意。

比如土壤,上??亢?,土壤偏堿性,養護人員就挑選腐殖質含量高的優質有機肥,中和土壤堿性,同時給櫻花樹“補身體”。施肥時,在樹周邊較遠處挖洞,往里面灌入兌好土壤的肥料,避免傷及樹根,讓樹根主動“爬”過來汲取養分。

又比如修剪,養護工人只敢在櫻花樹冬天進入休眠期、枝條里含水量降低的時候才敢大幅修剪,平日以輕度修剪為主,原則上不能剪掉長度超過4厘米的枝條。櫻花樹一旦有創口,要第一時間涂抹消毒劑和愈合劑。

除此之外,為防治蟲害,還要兼顧櫻花樹對農藥的敏感,養護單位只能采取手工作業,發現樹干上有蟲洞,用工具深入勾殺里面的害蟲。預防冠癭病和細菌性穿孔病,養護工人會在花謝后給樹打抗菌針。

落花、落葉能夠“不掃”,也得益于近幾年上海不斷提升城市道路綠化的美景度,積極推廣應用櫻花、美人梅、紫荊等觀花聞香樹種以及楓香、黃連木等色葉樹種。

據統計,目前上海行道樹樹種已超過40種,經過生境改善和科學管養,將逐步實現花更艷、景更美的愿景。